和记118怡情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  适【适適】(shì、kuò)

      “适”,繁体为“適”。形声字,从辵,啻声。“適”从啇,从辵。“啇”与“啻”本为一字,小篆有仅此、为止之意;“辵”为行走,泛指行为举止。

      “適”字意为行走至此而止。《说文•辵部》:“適,之也。”本义指到、往。“适”具有方向性,表示同一目标,故“适”引申有归向之意,强调了具有明确的方向,如“民之所适”。到此为止,没有过头,也没有不及,适可而止就是“适”,“适”指恰当、切合之意,如适合、适当。

      “啇”的本义为树根、根柢,意指根本、基本。“適”从啇,从辵,表示行为符合根本出发点,符合一定的利益,符合一定的规律,才能顺应事态的变化、情况的发展,才能达到适合、适宜、适当、适度的目的。

      将“啇”视作“滴”省“水”,意为点滴。“辵”“啇”为“適”表明:适当、适度、适合的行为应该从点滴做起,从小事做起,从事物的初始状态做起,是在点滴的细节上使自身的行为适当、适度、适宜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   授【授】(shòu)

      “授”,会意兼形声字,从手,受亦声。

      “手”代指行动、动作、行为,“受”有接受、承受之意。“受”中有“爫”、“冖”和“又”,是以上面的一只手(“爫”)将“冖”交给下面的一只手(“又”),来会意恭敬地接受别人给予的东西,虚心地接受他人提出的批评,感激地接受对方提供的帮助。“授”字中有三“手”(“爫”,“又”,“扌”),会意通过第三只手将前两只手接受的东西再授予他人、传授出去。《说文•手部》:“授,予也。”本义是给予、交给,多用于比较隆重的事项,如授衔、授勋、授权、授予、授奖等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论論】(lùn、lún)

      “论”,繁体为“論”。形声字,从言,侖声。

      “言”为语言、言语,“侖”为条理、伦次,两者相合,意为语言有条理,主次不颠倒,是非不混淆,伦次很清晰。《说文•言部》:“論,议也。”本义是对事理进行议论、评论、分析。“侖”从亼,从冊。“亼”像三方会合之形,是汇集;“冊”即“册”,即简册,是书籍。只有汇集许多知识、学问,分析问题才能有序,判断问题才能正确,评论问题才能切中要害。

      “论”也可作为名词,表示言论、主张、学说等。“论”又是一种文体,即议论文。议论文是就某事物而发表自己观点的文体。起自明朝的八股文,其实就是一种议论文,只不过这种体裁被王权严格限定在一个框子里面,以致成为一种缺乏生命力的文体。《论语》是儒家经典著作之一,是孔子弟子及其再传弟子关于孔子言行的记录。“论”读为“lún”,与“伦”相通,意思是有关人伦方面的论述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诗詩】(shī)

      “诗”,繁体为“詩”。形声字,从言,寺声。

      “言”为语言、言辞,“寺”为古代官署的名称。《说文•寸部》:“寺,廷也。有法度者也。”“廷”为朝廷。朝廷有各种严格的法规、制度,不得越雷池。“言”“寺”为“诗”,意为“诗”是一种遵守一定的章法和规矩、有固定格式的语言。诗的章法和规矩又称为诗的“格律”。《说文•言部》:“詩,志也。”本义为用言语表达心志的一种文学体裁,即诗歌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印】(yìn) 

      “印”,会意字。 

      “印”的甲骨文字形左边是手爪,右边像一个跪着的人。“印”表示一个人用手按住另一个跪着的人,会意为“按压”,可理解为用弯曲的手指执印章按压盖印之意。“印”原本是上下结构,随着汉字的演变而为左右结构。《说文•印部》:“印,执政所持信也。”许慎认为“印”的本义是官印。近代人罗振玉认为,“印”的本义为按压,用按压的“印记”来专指“印章”。按压能在物体上留下痕迹,故“印”还可以表示痕迹、记号的意思,如印痕、印迹、手印,由此又可引申为在人的大脑里留下很深的记忆,如印象、印记、烙印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写寫】(xiě、xiè)

      “写”,繁体为“寫”。形声字,从宀,舃声。

      “宀”为屋宇,是容身落脚之所;“舄”为木底鞋子,引申为移动。“寫”是把东西移置屋中。《说文•宀部》:“寫,置物也。”本义是移置、放置。

      简化字“写”从与。“与”强调的是一种交换、互动的关系,如交与、付与。“写”是纸与笔的互动,是抄写,如传写;写是情与思的结果,是抒发,如写怀;写是外界景物与内心情感交融后见诸纸墨,是描绘,如写照。“写”从冖。“冖”为“冥”字头,可引申为深沉的、内在的;“与”为给予的意思。“写”是将内在的思想和情感形诸纸墨的活动。“冖”也可引申为深奥的、无穷的。以示可写之物、可写之事、可写之情无穷无尽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炼煉鍊】(liàn)

      “炼”,繁体为“煉”、“鍊”。形声字,从火,柬声。

      “火”指物体燃烧时所发出的光和焰;“柬”是“揀”(拣)的本字,表示挑选、挑拣。挑选的目的是为了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。“炼”从火,从柬,表明是通过火以达到纯净的程度。《说文•火部》:“煉,铄冶金也。”本义指销熔并使金属纯净。《段注》:“铄而治之,愈消则愈精。”“煉”是在火中对金属的精炼和选真的过程。故“火”“柬”为“煉”,也写作“鍊”,从金,从柬,强调被挑选的对象为金属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语語】(yǔ、yù)

    “语”,繁体为“語”。形声字,从言,吾声。

    “言”为言语、说话;“吾”即我,自称也。“语”小篆是指我把内心的思想、情感、见解、观点和看法等用书面或口头语言表达出来。《说文•言部》:“語,论也。”本义为谈论、议论、辩论。“语”也读“yù”,表示告诉的意思。

    “语”从吾,以示我说的话表达的是我的思想和见解,同时还有我对别人的承诺。“语”为“言”“吾”,表明说我要说的话。 “语”以“吾”生,亦以“吾”死;“吾”以“言”成,亦以“言”败,“言”“吾”相依而存,欲说良语,先做良人,这是“语”字体现出来的道理。语又不仅仅是简单的“吾言”和“言吾”,它还是人心灵的外化,语言的美丑可直接看到心灵的善恶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启啓啟】(qǐ)

    “启”,繁体为“啓”、“啟”。会意字,从户,从口,繁体又从攴。

    “户”为门户,是单扇门;“口”为开口,是出入通过的地方。“户”为单门,门开口即为“启”。《说文•口部》:“启,开也。”本义是打开。“户”又指人家,“口”为说话、言语。可视为把想说的话写在信笺上送到对方家中,“启”为书信、文书。在门户之中开口说话,是向某人陈述,“启”为禀告、启奏。“攴”为手执鞭杖的象形,是鞭策、督促、严格。启蒙、启迪、启发是使人心灵之门洞开,使思想之户豁朗,这不仅需要语言文字的学习(口),也需要言传身教、鞭策引导和严格督促(攴)。

    “启”为启封、启户、启齿。《左传•昭公十九年》:“启西门而出。”《文选•郭璞〈游仙诗〉》:“灵妃顾我笑,粲然启玉齿。”这里的“启”是启齿,指露齿而笑,表示开口。现多指向别人有所请求,如“难以启齿”、“不便启齿”。

    “启”由打开的意思引申,又可以表示开拓、开创。《韩非子•有度》:“齐桓公并国三十,启地三千里。”齐桓公先后吞并了三十个小国,开拓了三千里疆域。又如“启土”指开拓疆域;“启设”指创设;“启业”指开创基业等。开启、打开象征着开始,因此“启”又可以引申为开始、出发。动身上路叫做“启程”或“启行”;轮船启航叫做“启轮”或“启锚”。金星每天在东方升起后,天色就越来越亮,它开启了一天的光明,预示着一天的开始,所以被称做“启明星”。“启”由“开启”还可以引申为出土、萌生。《荀子•天论》:“繁启蕃于春夏,蓄积收藏于秋冬。”农作物在春天和夏天繁衍和萌生,在秋天和冬天收集贮藏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宁寧甯】(zhù、nínɡ、nìnɡ)

    “宁”,繁体为“寧”,异体为“甯”。汉字简化前,“宁”与“寧”、“甯”的意义并不相同。“宁”为象形字。

    “宁”的甲骨文字形像存贮财物的小箱奁,意为贮藏、积聚,读为“zhù”,即《说文•宁部》云:“寧,辨积物也。”“寧”本作“寍”,会意字,从宀,从心,从皿。“宀”为房屋;“皿”为盛放物件的器皿,这里代指衣食等生活所需物品;“心”为心情、心境、心态、心绪。“寍”从宀,从心,从皿,表示住在屋里有饭吃、有衣穿,有温饱的生活就安心了,意为安宁、平安,读作“nínɡ”。后世假“寧”为“寍”,即“寍”下加“丁”,自此“寧”行而“寍”废。“丁”是“钉”的初字,意为牢靠、稳定;“丁”又为成年人。“寧”字表示:有一个安全舒适的栖身之处,有饱腹之食,有暖身之衣,家中有可靠的成年人,日子过得稳定、牢靠、平安、红火,就会心情愉快,心境和悦,心态平静,心绪安定,此即为“寧”,就是心安、心宁。异体字“甯”读“nìnɡ”,从宀,从心,从用。“用”的甲骨文意为可据卜兆行事。卜卦所显示的预兆是自己心中所愿,故“甯”字用以表示所愿。“用”又为勤奋、勤勉或用功以精力集中为特征的行为:用心成立的家,也为人之所愿。因此,“甯”字借以表达了“寧”字的宁愿之意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康】(kānɡ) 

    “康”,会意字,从广,从隶。

    《说文》:“康,谷皮也。”“康”的本义同“糠”,为谷皮、米糠。“康”的甲骨文上为“庚”下为“灬”:“庚”为一种摇铃,“灬”会意阵阵铃声。故“康”会以铃声示天下安宁康乐之意。后演变为从广,从隶。“广”是大屋宇;“隶”为附属、隶属,指从属于某一事物。一个人有房子住,又有属于自己的财产,不再露宿漂泊,平平安安,过着安定的生活,就是“康”。“康”是安康,是平安、太平、安宁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培】(péi)

    “培”,形声字。从土,咅声。

    “土”是土壤、土地,“咅”是“倍”的省字。“培”为加倍填土,本义是给植物或墙堤的根基垒土。为植物垒土,意在保护并促进其生长;为墙堤垒土,意在修护使其牢固。《说文•土部》:“培,培敦土田山川也。”“培”,在物体的根基处垒出土堆:培土使之成堆,培田使之固土,培山使之固本,培川使之固堤。陆游《镜湖》:“增卑以为高,培薄使之坚。”填土使地势低下的增高,使基础薄弱的坚厚。“土”为根基,为基础;“咅”是加倍。由此可引申为对人才的培养要注重基础教育,要从幼苗开始培育,使之能够茁壮成长、成材,成为国家的栋梁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宽寬】(kuān)

    “宽”,繁体为“寬”。形声字,从宀,莧声。

    “宽”从“宀”表示与房屋有关;“萈”与“莧”同,苋是一年生草本植物,茎叶都可以食用。屋宅内有苋生长,足见空间之宽敞。《说文•宀部》:“寬,屋宽大也。”本义指房屋宽敞,与“狭”相对。“苋”字上“艸”下“见”:“艸”为草,表示普遍、普通、不起眼;“见”为看见、遇到。把自己所见的奇事、怪事、烦心事都视作草芥一般,不斤斤计较,是心地宽广者的修为。所以“宽”也为宽广、宽容、宽待。以“宽”修身养性,视野宽则心宽。心胸像草原般宽阔,临危难从容不迫,遭坎坷淡然面对,宽容为人、宽厚待人、宽松处世,才能无是非、无欲求、从容宽心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舒】(shū)

    “舒”,会意兼形声字,从舍,从予,予亦声。

    “舍”为放在一边、丢开、放弃、抛弃、舍弃,同时也表示放开、放松之意;“予”有给予、赠予、赋予之意。能舍之人必有无私之心。“心底无私天地宽”,心为自由之心,身体从心而行,此乃舒展、舒畅。《说文•予部》:“舒,伸也。”本义为舒展、伸展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欢歡懽驩讙】(huān)

    “欢”,繁体为“歡”,异体为“懽”、“驩”、“讙”。

    形声字,从欠,雚声。“雚”是灌木,字中之“隹”是鸟;“欠”是象形字,是张口打哈欠的样子,也可引申表示张口欢悦的神情。鸟在花草树木丛中叽叽喳喳,快乐无比,就是“歡”。《说文•欠部》:“歡,喜乐也。”本义为喜悦、高兴。如欢乐、欢庆、欢快、欢颜、尽欢等。又,灌木是指主茎不发达、丛生而矮小的树木。这种树木往往会成为行路人前进的障碍;“欠”又可视为“砍”省“石”,有剁、劈之意。砍掉阻碍前进道路上的灌木,使军队行军无阻,百姓劳作无碍,欢快行走,自得喜悦。

    异体字“懽”从心,心喜谓之欢。人喜于心而必形于色,“欢”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“驩”从马,从雚,表示有草木的地方是马活动和休息的乐园。“讙”从言,强调的是语言带来的喜悦与快乐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精】(jīnɡ)

    “精”,形声字,从米,青声。

    “米”是谷物和其他植物子实去壳后的部分,可食用,泛指五谷,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粮食;“青”为青色。“米”“青”为“精”,稻米白中泛青色,为精良之米。“精”的本义指挑选过的上等好米。《说文•米部》:“精,择也。”“精”是在众多事物中择优之结果。在五行之中,“青”主木,表示植物生长茂盛;古人以青色配东方,“青”是五方之首;又以青色配春天,“青”是四季之始。人生的春天是青春韶华,是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。春天、青春处在节候和生命的上升时期,象征着朝气蓬勃、神采奕奕,所以“精”还可引申为精神、精气、精力等。“精”又表示物质中最纯粹、最美好的部分,引申为完美、优秀,如精华、精粹、精美、精彩等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励勵】(lì)

    “励”,繁体为“勵”。形声字,从力,厲声。

    “厉”为严格、严厉、切实,“力”为力量、力气。力有方向、大小和作用点。“厉”“力”为“励”,表示方向正确,力度适宜,严格要求,不盲目出力,不懒惰省力,该出力时则出力。《字汇•力部》:“励,勉力也。”本义为勉力、努力,有鼓励、奖励、励志等。

    “励”引申为振作。人的一生若不奋起做出一番事业,就会虚度光阴。成语“励精图治”是说振作精神,发奋努力,有所作为。“励”从厉,从力。“厉”的本义是磨刀石。“励”的字面意思就是用力推磨(mó)。所谓“玉不磨不成器,人不学不知义”。磨刀石可使霜刀锋利,重发光彩。人的成长也需要良师益友的帮助和鼓励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宣】(xuān)

    “宣”,形声字,从宀,亘声。

    甲骨文“宣”由“宀”和“回”组成。“宀”为房屋,“回”为云气卷舒自如之形。“宀”“回”相合,会意屋内香雾缭绕、祥云笼罩。在古代,这种情形多在贵人、王侯之家出现。“回”又像水的漩涡或者云彩卷曲的图案,故“宣”寓意用水、云图案装饰的房子。所谓云从龙、风从虎,古代帝王以真龙天子自居,他们居住的宫殿都用祥龙和水云图案装饰,飞檐斗拱、霞霭氤氲,以显“帝王之气”。《说文•宀部》:“宣,天子宣室也。”本义为帝王的宫殿,即天子居住以及公开布政、晓谕天下之所。“宀”为一定的时空范围,也指一定的宣传对象;“亘”表示时间或空间的延续不断。所以“宣”是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,针对特定的对象,将具体的事项进行公开发布,如宣传、宣布、宣告等。


  • 说文解字

    【治】(zhì)

     “治”,形声字,从水,台声。

    《说文·水部》:“治,水。出东莱曲阳丘山,南入海。”“治”的本义为水名。从东莱郡曲成县阳丘山流出,向南注入大海。读作“chí”。水是古今之患,历朝历代皆花巨资人力治理;“台”可视为“怡”的省字,“怡”为喜悦、快乐之意。“水”“台”为“治”,可理解为对泛滥的水加以整治使人们获得平安、快乐的生活,“治”指治理水患,即《玉篇·水部》云:“治,修治也。”

    “治”由治水引申指一般意义上的管理、处理,如治理、治家等;表示整理之意,如治水、治沙等;表示惩办,如治罪、惩治等;用于医疗,如治病、医治等;从事研究,如治学、治史等;使社会安定,如治世、治安等。文人常将百姓比作水,而“台”字则意为台上者,也就是掌权的统治者。故“水”“台”为“治”引申特指统治者对国家、百姓的整顿、治理、管理。如治国、统治、法治等。

     

  • 说文解字
     

     勉【勉】(miǎn

    “勉”,形声字,从力,免声。

    “免”为免去、去除、避免,“力”为力气、力量。想竭尽全力做事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或力气用不到点儿上,是力不济而强做,即勉强。若不顾客观条件、不顾他人意愿,一味强求别人去做力不能及的事情,就是“勉为其难”了。然而,人若在精神上受到鼓励,生理上会处于一种激发状态,进而斗志昂扬,做任何事情都不觉费力,从而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,所以“免”“力”为“勉”,又有勉励之意。

      “勉”从力,“力”即用力、尽力。由此“勉”可引申为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。所谓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,凡事尽力去做,成功与否先不考虑,这是一种积极入世的态度。

1 3 51 20
千亿登官网网址凯发官网澳门百老汇电子娱乐网址
网站地图